万搏man-东方时评丨徐洪才:做好“六保”“六稳”,稳住经济基本盘

5月1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必须把“六保”作为“六稳”工作的着力点和支撑点,稳住经济基本盘,而且指出越是不确定性增加,保的意义就更大。

当前疫情全球大流行,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在“六稳”的基础上提出“六保”,实际上体现了底线思维。

从六方面保住经济基本盘,实现稳中求进

我们要保住经济的基本盘,就必须从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等六个方面着手,促进就业、金融、外贸、外资、投资和预期的稳定,进而为经济运行的稳中求进保驾护航。在当下情况下,处理好“六稳”和“六保”的关系、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尤为重要。

要守住“六保”底线,进而做好“六稳”,这次会议也提到了两个力度,一个是加大宏观调控的对冲力度,另外一个是加大改革开放的力度。

宏观政策是管短期的,在当前情况下,由于供应链、产业链遭受破坏,国内复工复产工作稳步推进,但是很多企业没有达产,订单减少,个别环节中断导致整体产业链、供应链瘫痪。因此,我们要从宏观政策上实施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灵活的货币政策,刺激总需求,进而对冲需求遭受冲击、萎缩的情况。

与此同时,政府部门要针对性地帮扶困难企业、小微企业,特别是处理好“六保”之间关系,比如保市场主体,即保企业,特别是保小微企业,这是从源头上保住就业,也保住了民生,进而保住了消费,为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

短期的宏观政策与长期的改革政策相结合

从中长期来看,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释放制度创新的潜力和市场主体的活力,激发企业的创新动力。

具体来看,就是把短期的宏观政策和长期的改革政策有机结合起来,落实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落实外商投资企业法,营造良好的法制环境、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进而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但是如何更充分发挥财政、货币、社保、就业等政策合力,以做到更加精准的调控,着力点在哪儿呢?

财政政策可以适当扩大赤字规模,最重要的是用好钱,提高财政政策的效率。比如扩大投资,在新基建和老基建领域,合理使用资金,提高项目运作效率;同时货币政策要引导资金流到实体经济当中,引导资金流到创新创业活动、转型升级当中,而不是在虚拟经济、在金融市场里面“兴风作浪”。同时还要运用社会政策,特别是在就业方面,要发挥政府的作用,做好返岗、招聘、培训、创业等领域的工作。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社会政策乃至改革政策要形成合力,否则,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某一政策单兵突进,效果会大打折扣。

顶层政策设计与当地实际情况相结合

会议还强调了一点,尊重基层的首创精神,这次为什么特别要提到这一点?具体到落实的层面,怎么能够更好的发挥基层首创精神的作用?

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要把中央的顶层政策设计与当地实际情况有机结合起来,形成激励相容的良好工作氛围。

一方面,调动基层工作人员的积极性,发挥他的创造性和首创精神。因为不管是民生、就业,还是精准扶贫、社会稳定等,都需要基层政府部门发挥作用,这恰恰就是“六保”里面的“保基层运转”。

另一方面,各地情况纷繁复杂,需要因地制宜,不能一刀切。从长远的战略实施角度来看,各地情况虽然不一,但要服从于全国发展战略大局,同时在全国一盘棋“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大框架下,地方找准自身定位和位置,特别是农村新型城镇化、培育数字经济新动能方面,不搞重复建设,尤其是不搞低端重复建设,不一哄而起。

所以,要发挥基层工作人员的创造性,提升他的工作能力,增强他的责任感,在制度层面上建立长效的激励机制、考评机制,抛弃过去单一的以GDP为纲的片面考核机制。

扩大开放与苦练内功

会议最后还提到,要通过扩大开放,在促进与各方合作共赢中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不断增强经济发展的韧性和潜能。在产业链供应链上,如何能够更好的发挥优势和补足短板?

要想方设法补齐短板。因为外部不确定难以控制,外资外贸遭受冲击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一些“卡脖子”的关键环节掉链子,会影响整个产业链正常运转。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方设法补齐短板。

首先,扩大开放,加强合作。我们的优势就在于分工体系相对完整,同时制造业的能力世界第一,市场规模很大,未来发展有潜力,特别是人均收入达到1万美元以上以后,未来消费升级带来新的产业发展机会。但是,过去我们外贸依存度比较高,现在又遭遇疫情冲击,加上保护主义甚嚣尘上,在这种情况下,要维护产业链完整,必然要扩大开放,加强合作。

其次,“苦练内功”,也就是加强自身创新能力,特别是产业链配套,向产业链中高端迈进,在这方面需要付诸持之以恒的努力。

最后,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也就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同时发挥好政府的作用。这句话,知易行难。实际上目前我国市场体系并不完善,特别是市场主体、市场准入、公平竞争、打破垄断等,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同时我国经济深度融入全球化过程当中,也还面临很多新的挑战。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原则和基调,同时针对新的形势和挑战,做好“六保”工作,实现“六稳”目标,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未来长远可持续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作者为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财经头条首席经济学家)